高杰网>教育>全世界人民都不想上班,这位美国青年给出了另一种选择的答案

全世界人民都不想上班,这位美国青年给出了另一种选择的答案

时间:2019-11-06 07:52:19作者:匿名 阅读量:3545
 

文| popov

肯·伊尼亚斯“失业”。

2005年4月,当他从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毕业时,他正处于人生的最低点。他刚刚带着一大笔债务离开学校——32,000美元的学生贷款和一所普通大学的英语学士学位,这让肯意识到他很难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。

唯一的就业目的地是一家建材超市,假期期间他在那里做临时工,但这位21岁的年轻人已经受够了推手推车和杂工的工作。摄影;Ol”回收手推车,整理货架,取出垃圾,随时准备给顾客一只手,没完没了,那是一目了然的工作。

直到毕业,“出生在普通家庭,在郊区长大并接受公共教育”的肯才意识到他生活中的每一步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高中是法律的强制性要求。上大学是社会的主流。经济压力也迫使人们进入职场。尽管他有很多东西——汽车、cd和无数的衣服,但他从未真正主宰过自己的生活。

这种“顿悟”看起来很平常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当肯在卧室的桌子上转动地球仪时,他总是被其中一个地方吸引,那里有广阔的雪原、明亮的北极光和奔跑的麋鹿群。几乎每年春天,肯都愿意去那里,但是到了夏天,这个梦想一次又一次地被搁置起来,面临着更现实的考虑,比如兼职偿还贷款、参加无薪实习和刷简历。

阿拉斯加其实对肯来说毫无意义,但总有一种力量拉动着他的向往,不亚于那辆美容车。最后,在毕业前几个月,肯登上了去阿拉斯加的飞机。在北极地区,他爬上了5000多英尺的布鲁克斯山,经历了第一次户外徒步旅行并迷路了。

所有经历过户外登山的人都被认为和肯有着相似的感受:“登山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。它可以简化复杂的生活。你只需要一步一步前进,尽最大努力不要轻易放弃。”这次短暂的阿拉斯加之旅给了肯很大的勇气去挑战他生命中的山峰,第一次是一笔五位数的贷款。

如果超市的临时工变成全职员工,租金等日常生活费用被取消,肯一年也不会节省数千美元,他的债务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会偿还。可能还需要20年。他需要的是一份低成本、相对高薪的工作,这样他就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偿还贷款。

肯决定“一步一步”地告别。

告别的第一步是,在25次拒绝之后,他决定不再费心向任何报纸发送简历,而是直接去了阿拉斯加冰冻脚镇。他发现这个镇上旅馆和餐馆的小时工资比超市高几倍。除了短暂的夏天之外,位于北极圈的冰冻脚镇也无法进入,几乎没有娱乐设施,居住人口为35人。

虽然类似于超市推手推车和在北极圈做小工作,但也是一份“技术含量低、责任要求低”的双低工作,但非常适合愿意快速还款的需求。他在冰冻脚镇的第一份工作是“北极山探险之旅”旅行团的司机。当他最忙的时候,他早上5点起床,晚上11点下班。

肯旅行社收入的暴增来自一次事故。有一次,当他拉着绳子帮助六名游客上岸时,他不小心被海浪卷进了河里。那天旅行结束时,肯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小费。从那以后,每次肯靠近木筏的岸边,他都会拉着绳子大喊:“大家都坐好,这很危险,然后“确保”他被河弄湿了。

在过去阿拉斯加的第一个夏天,肯不仅偿还了四分之一的贷款,还节省了3000多美元。冬天来之前,肯决定留在这里。他成了冰冻脚镇一家餐馆的夜班厨师。他的同事都是社会人士,有着邪恶的灵魂和冰冷的眼睛,就像冰冻的脚镇的整个冬天,“空气中充满了金属特有的寒冷和寒冷”。

在冰冻的双脚镇上,只有一个人能让肯感受到生命的价值。“北极探险之旅”的一个吸引人的地方是智寿村,那里的民间导游杰克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,“每天工作,每天都是假日”。他拥有美国最北部的菜园。他还打猎、出售野生动物的皮毛、河里的鱼,并在旅游旺季做兼职导游。肯羡慕杰克的“独立、敏锐、强壮和健康”的生活,而不是整天盯着道琼斯指数和失业率,打卡上班,和老板打交道

在北极圈的漫漫长夜里,肯再次感受到了他目标的空虚。几乎所有在冰冻脚镇工作的人都负债累累,这就是肯正在经历的生活。在肯看来,杰克的生活是最自由、最理想的生活。还清学生贷款后,肯想找到一个真正的工作目标,一个他值得为之奋斗的方向,一个可以让劳动有意义,让生活豁然开朗的方向。

离开冰冻脚镇后,肯参加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独木舟旅行。一个五人小组以早期加拿大船夫为榜样,用燧石和铁皮生火,睡在羊毛毯子和被子下,拒绝现代人过去使用的杀虫剂、滤水器和野营炉。独木舟也是由桦树皮制成的,桦树皮是根据古代的方法制成的,不时会被泄露。这次1500公里的水上探险让肯习惯了不停忙碌不停的工作节奏,但他对文明生活越来越漠不关心。

毕业两年后,肯终于明白了一件事。起初,他坚持要去阿拉斯加,因为他想“跳出文明的圈子,看看真正的荒野”和“看看没有被道路、人、技术和垃圾淹没的地球的尽头”

但是在冰冻脚镇的司机座位上和厨房后面的厨房柜台旁,肯没有看到完全真实的荒野。后来,当肯回到阿拉斯加时,他找到了一份北极山区巡逻的好工作。这份工作似乎可以与澳大利亚的珊瑚礁护卫队相媲美,但也有其艰难的一面。他必须随身携带一个60磅重的背包,忍受蚊虫叮咬和熊的袭击。

在北极山脉之旅中,肯和他的搭档经常悄悄地摇着桨,“几乎有一整天的时间让他们的思想随着汩汩的水流传播开来”。但是思想之河总是漫不经心地绕着两个漩涡转。”

第一个漩涡是肯保证他不再负债。另一个承诺是,他会找到自己人生的下一个目标,这也是中国学生非常熟悉的选择——参加研究生考试。

这个决定是在2008年夏天做出的。肯不仅还清了所有贷款,还在过去三年里存了3500美元,这是他13岁当报童以来第一次存钱。肯的另一个循规蹈矩的好朋友乔希(Josh)在一家贷款公司出售,仍然深陷债务和大量不必要的开支——水电费、锻炼卡、奈飞的会员费,以牺牲自己的时间和自由为代价。

肯收到了杜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为了毕业于杜克大学而不负债,肯的第一个想法是节省高昂的住宿费用。他花了1500美元买了一辆1989年的雪佛兰货车,他打算住在里面。

肯为自己建造了一座轮子上的瓦尔登湖,并成为了杜克大学的梭罗。当然,所有这些都必须悄悄地进行。他取下中间一排汽车座椅来铺床,一个行李箱和三层塑料抽屉来把野营炉放在橱柜框架上,这几乎是他所有的财产。他在学校体育馆办了一张每天洗澡的卡,在图书馆看书时给他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充电,同时他还在学校找到了一份兼职,为教授做助教。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起初,肯喜欢这种隐藏在城市里的汽车住宅。他在车上写作、思考、阅读和思考,就像梭罗在瓦尔登湖岸边做的那样。他期待孤独激发的灵感。然而,一两个月后,肯发现虽然他在人群中,但他不能很好地认识任何人。孤独时有爆发。他觉得他仍然需要交朋友,过正常的社会生活。除了一只老鼠和一个在户外俱乐部认识的好朋友,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会把汽车当成自己的家。

杜克大学白人学生的平均收入超过23万美元,是普通家庭的五到六倍。然而,在冰冻脚镇和安大略漂流的经历给了肯信心。他习惯了不屈服于流行趋势,也不盲目追随他人的价值观。“虽然杜克大学的人几乎不知道我住在车里,但我不在乎他们再看我什么。我穿着从救世军买来的旧衬衫和褪色的牛仔裤很舒服,所以我不再感到自卑和焦虑。我不在乎我的头发是否太长,如果我的发型很过时,我只需要整理一下自己,大方一点……”

在此期间,肯也去了瓦尔登湖,发现他的小屋建在森林深处。铁路就在附近,飞机在头顶呼啸而过。他生活在社会中,每个人都能看见他。肯意识到卢梭的实验不仅是为了他自己,也是为了每个人。他把自己和他的汽车生活联系在一起。“没人告诉你就把汽车测试的智慧留在肚子里似乎太浪费了。”

最后,他写了一篇关于这段经历的文章,在老师推荐在沙龙在线杂志(Salon Online Magazine)上发表后,汽车生活终于浮出水面。因此,他收集了近100个推特朋友,甚至收到了所有同志的情书。杜克大学也非常宽松地处理了“停车事件”。学校为他提供了校园停车位,并签署了一份协议,承诺毕业后不再继续在校园停车。

肯也意识到一个事实:“住在车里并不意味着你真正自由。只有通过自省的过程,你才能看到长期困扰我们的巨大网络。”

从研究生院毕业后,肯写了一本关于他毕业后经历的书,就像书名《车轮上的瓦尔登湖:从债务到自由》。当这本书在2013年出版时,肯找到了自己对自由的定义:改变的能力。(本文从钛介质开始)

钛媒体作者[简介:波波夫,科技商业专栏作家,聚焦科技改变的世界;微信公众号:popov学生]

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 taimeiti)或下载钛媒体应用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随机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russcma.com 高杰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